您的位置: 承德资讯网 > 游戏

君临星空 第五十四章 蔺姨

发布时间:2019-09-24 19:20:15

君临星空 第五十四章 蔺姨

前往江南市的动车上。

韩东望着窗外,忽然一振,他掏出看了看,正是蔺姨给他发了条。

“小东,已经出发了吧?”

韩东回道:“蔺姨,我已经坐上动车了,再有五十分钟就能抵达。”

隆隆隆。

伴随着动车运行,距离江南市也愈发接近,车厢里时而传来低语声音,还能听到车厢尽头有小孩的哭闹声。

“唉,这小孩子真是吵得不行。”

与韩东隔着一个过道的中年大叔,抬起脑袋,摇晃了两下,费力地拿出,发了两条消息,显然是放弃了休息的打算。

沉吟片刻。

他看向韩东,搭话道:“小伙子,我看你蛮年轻的嘛,力气不错,平时练习武术?”

韩东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恩,练习些。”

这中年大叔穿着朴素衬衫,面料简洁,腰部系着一条深棕颜色的腰带,下身则是一条正装裤子,大约是出差外地的商务人士。

韩东暗暗想到。

中年大叔淡笑道:“你这么年轻,想必还在上学呢?”

韩东礼貌道:“恩,在上高三。”

高三?

中年大叔一怔,上下打量一番韩东,迟疑道:“哦哦,你来江南市准备参加高考武术加试?这么小的年纪,独自出门,很不错,想好考入哪所大学了吗。”

韩东客气道:“谢谢夸奖,我准备试试江南学府。”

他们低声交谈,声音很轻,再加上动车的运行声响,周围乘客们基本听不清。

中年大叔眨了眨眼睛,来了兴致

君临星空  第五十四章 蔺姨

江南学府?

武术生想要考入学府,便要有三品的武术品级,哪怕在江南市,三品武术生也非常罕见。

“你有三品的武术品级?”中年大叔看了看韩东:“据我所知,武术生的品级越高,身材也就越健硕,毕竟练武期间定要补充大量营养等等。”

韩东笑着点头,没回应。

习武人士也分年龄,譬如青年人练习武术,品级与体格无关。但高中生正处于身体发育时期,若是习武,则避免不了地体型偏健硕。

但自己有灰白气流在。

自然不需要锻炼力量、控制灵活性、打磨柔韧性,缺少了这些关键步骤,体格自然趋近正常。

“呵呵。”

中年大叔歉意微笑。

他明白自己这是交浅言深了。不过一个高三学生竟有这么稳重的性格,要知道武术生的脾气都比较粗糙豪爽。尤其是三品武术生,难免高傲。

“有意思的小伙子。”

中年大叔抿嘴一乐,拿出,看着屏幕上的信息。

隆隆。

动车不断飞驰,窗外景象持续变化,也终于抵达了江南市,车厢里渐渐嘈杂,一些乘客起身离开座位,聚集在车厢链接间,准备下车。

“小伙子。”

那中年大叔看着韩东,有些不好意思地微笑道:“能不能麻烦你再帮个忙,这箱子着实太沉。”

韩东点点头,也不多言,右手向上一抓,继续单手拎着金属质感的箱子,轻轻放在过道里。

中年大叔拔出拉箱杆,感谢道:“小伙子,你等会儿要去哪里。刚好有车接我,要是顺道,就捎你一路。”

“不用不用。”韩东一怔,连笑道:“站外有长辈来接我,谢谢你的好意。”

“恩。”

中年大叔点点头。

……

江南省江南市、动车站之外。

周围的乘客们,不时投注惊奇的目光,一辆漆黑颜色且透露着高贵典雅的华丽轿车,停在站外的接送通道上。

这是一辆宾利品牌的汽车,颇能吸引目光。

隔着约有十余米的距离,一辆银色奥迪A8L也停在路边,但相比之下却远不如这辆宾利,很是低调。

“妈。”

一位黑发披肩的少女,五官精致,秀气灵动,却抱怨道:“咱这车也不差,可是最顶配的,你买这么低调的车就算了,还非要去掉顶配的标志?”

她穿着白色短袖与淡蓝牛仔裤,渲染一股豆蔻年华的青春气息,尤其是长腿翘臀初具规模,回头率甚至堪比那辆宾利车。

站在她旁侧的正是蔺青梅。

她穿着裁剪细腻的正装,里面是白衬衫,看向自己女儿姜灵,微不可查地蹙眉道:“虚荣不是好事。”

姜灵抿着朱唇,盯着地面,踢了踢匀称长腿:“可现在社会就是这样,你不虚荣,社会也逼着你虚荣。”

蔺青梅摇头失笑,不再开口。

对教育儿女方面,她自认很满意,但大女儿唯一的缺点就是过于喜欢追求豪华奢侈的生活,无论是车辆,还是房子。

姜灵开口道:“妈,你问问那韩东什么到啊,我们可都等他十多分钟了。我晚上还有选修课呢。”

蔺青梅温声道:“你这孩子急什么。小东他是武术生,这次来江南市参加武术加试,你明天若是无事,给他带个路。”

啪嗒。

姜灵踢飞了一个小石子,不高兴道:“那韩东不是想要考入江南财经吗,我是江南学府的学生,怎么给他带路。明天再看看吧,要是没课的话,我找同学帮他带路。”

她心里有一点点不耐烦。

假如不是妈妈非要自己一起过来,她应该正在图书馆读书呢,那本有关于经济制度分析的书籍,她颇有些流连忘返。

这时。

蔺青梅轻咦一声:“小东?”

姜灵也抬头望去。

只见人群潮流间,一个背着双肩书包的清秀少年,跟一个肥胖的中年大叔一起走到道边,相互说了两句,那少年便走了过来。

显然这少年就是妈妈口里的韩东。

可令姜灵惊疑不定的是……那肥胖中年大叔居然走向停在道边的黑色宾利车,并且还有一位正装女子下车,帮他拎着行礼箱,放在车辆后备箱里。

“蔺姨,让您久等了。”

韩东带着温和笑意,向蔺青梅礼貌地躬了躬身,这是尊敬,也是源自内心的感激。

蔺青梅点点头,问道:“小东,你认识刚才那叔叔?”

韩东一怔,扭头瞥了眼,那中年大叔向他点点头,坐进了黑色宾利车。

江南市果然卧虎藏龙。

动车上碰到的一个大叔,居然有宾利车接他。

韩东略感诧异,神色如常道:“蔺姨,我们不认识。刚在动车里多聊了几句而已。”

另一侧。

姜灵暗暗点头,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番。

她原本以为韩东来自地级市,肯定土里土气的,但韩东这一番镇定谈吐以及干净的衣服,抚平了不满情绪。

至少。

韩东给了她很好的第一印象。

她正想着,韩东扭头看了过来,礼貌笑道:“姜灵你好,我是韩东,估计也是你的学弟。”

啊?

学弟?

姜灵脑袋一懵,无语提醒道:“我是江南学府的学生,不是江南财经的哦。”

韩东笑道:“恩,我这次来江南市就是要考入学府。”

他离开家里后,三品的武术品级也就没必要再瞒下去。况且有宁墨离师尊为他制造合理身份以及练武经历,早前担心自己进展太快所产生的影响,也就烟消云散。

蔺青梅诧异道:“小东,你不是五品武术生吗?”

韩东扭头看向蔺姨,连道:“蔺姨,我是三品武术生,想着给爸妈一个惊喜,所以暂时没坦白,还得请您保密。”

“哟,不错嘛。”蔺青梅笑着颔首:“好了,咱们上车再说,小灵你坐后排,小东坐前面来。”

说着。

她打开车门,坐进驾驶位。

姜灵看了看韩东,捂嘴笑道:“我还真没想到,居然提前碰到了一位学弟,你真是三品武术生吗,很厉害哦。”

……

唿唿。

奥迪车飞驰在街道上。

姜灵坐在后排,偶尔瞄两眼韩东,暗暗道:“这韩东居然一点也不紧张?我妈那公司里面的员工们,看到妈妈都紧张不行。”

“不过。”

“虽然韩东气质不错,但短袖长裤太过廉价,那袖口还能看到线头。”

想着想着。

她目光望向窗外,不再关注初次见面的韩东。

车子前排。

蔺青梅一边照着导航行驶,一边笑道:“小东,看来你这惊喜准备的蛮充分嘛。上次见面,我还想说说陈淑,高考临近还要带孩子出来吃饭。”

“没想到。”

“真是想不到小东你竟是一位三品武术生。”

韩东微笑回应着,眼里却闪过沉思。

要知道蔺姨乃是何等人物,手握数百亿资金的公司董事长,对三品武术生竟然用‘一位’形容。

估计蔺姨大约也知道武术世界的事儿。

哪怕不清楚,肯定也明白武术那不可思议的力量。

蔺青梅继续笑道:“小东,你这两天就住在蔺姨家,昨天给你收拾出了一间客房,等会你先看看合不合适。”

韩东连道:“这怎么行,蔺姨,我住酒店就可以。”

正值红灯,蔺青梅摆摆手,眉宇间透露着赞赏,看了看韩东:“不要与蔺姨客气。指不定以后,蔺姨还要找你帮忙呢。”

话音落毕。

韩东正色道:“好,蔺姨。”

他原先只是猜测,眼下却是验证了自己的想法。蔺姨果然知晓武术力量的存在……高官富豪不一定是习武者,但高深习武者定然掌有富裕钱财或是崇高权力。

换而言之。

武术超脱于现实世界,可又融入现实当中。

毕竟高深习武者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喜怒哀乐。

唿唿。

车里渐渐安静。

姜灵抬头瞧了眼车里的后视镜,看着韩东侧脸,轻轻蹙眉:“这韩东真是不讲礼貌,我妈只是客气一下,给他点鼓励而已,他还当真了?”

“好?”

“好你个脑袋啊,我妈可是董事长,我爸也是官府领导,哪怕真有困难,你也没资格碰触。”

姜灵摇摇脑袋。

在她心里,一个普通平凡的小动物,想要给龙与凤提供帮助,这何止荒谬,简直离谱。

崇左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漯河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湖北治疗睾丸炎费用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到底怎么样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挂号费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