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承德资讯网 > 时尚

春秋张三说媒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01:49

那张三、李四和瞎子又凑在一起喝酒,在席间那李四总是嗟叹不已,使张三兴致提不起来,他气不过,把酒杯向台子上一锝:“你这鸟人!喝酒都喝不安!有什么鸟事啊?说出来给老子听听!”  “哪是的嗳……前天,哦!后天,哦,不是,是大前天,是的,是大前天,我去我远房表姐家玩……”李四断断续续地说着。  那张三抢白道:  “三句话都讲不全,还前天,后天,妈妈的,什么大后天!我管你是哪天呢,把事说出来不就得了,什么鸟事啊?”  李四微怒,向张三翻一下白眼,声音略高,说:  “我家表姐有个姑娘,快三十了,还没有讲婆家。那天我去玩,表姐求我帮她姑娘说门亲事。”  “这不是好事吗?真是!这等好事,找都找不到呢——我的外侄子也快三十了,就讲给我姐家做儿媳妇吧!我以为多大的鸟事!看把你愁的象个驴熊一样!”张三急道。  那瞎子不紧不慢地说:  “快三十岁的姑娘还没有说婆家,一定有问题哦……”  李四接着说:  “是的哦,我那表姐家的姑娘左眼不但瞎了,右腿也瘸了,不然,不然不早就把人家了啊!”李四又叹息着说:“讲婆家,难哦……”  “不要紧的!不要紧的!就讲给我外侄子。”张三爽朗地笑道“我外侄子是罗圈腿…………不正好嘛——斑斑子配打打子,正好!”接着就爬站起来说:“走!走!走!马上看看你那侄女去!那姑娘长得还好吧?”  “长的是不错,也贤惠,也很懂事。可是,可是就怕你外侄子……”李四疑虑重重。  “不要紧的啊……我外侄子的事,我能做主!马上就去看看!”  那瞎子慢条斯理地说:  “你要去嘛,应该明天快中午时去哦,你们最好先问问你家外侄子同意不同意才好。”  “你这瞎子最好吃!就你事多!明天把你瞎子也带着哦?”张三冲瞎子戏怒道之后就对李四说:“我侄子不要问的,明天中午我俩去看看那姑娘,如果长得还好,就定下来。”  瞎子在一旁傻笑。那张三见瞎子在一旁笑,就冲瞎子叫道:“你这瞎子笑个鸟啊!笑!”  这一下把瞎子搞火了,猛地站起来怒道:“你能把这门亲事说成,我瞎子倒写!”  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张三和李四把衣服披在肩上,筛啊筛的,就象老鸭踝蛋样的踝到李四表姐家门口。李四表姐向接上大人一样把张三接到台子上方坐下,然后热情地敬茶。  李四把他表姐拉到厨房里向表姐说明了来意。那张三象老八鸟一样,八台八台的,端坐在台子的上方。先泯了一口茶,咳嗽了两声,说:  “把姑娘叫出来让我看看啊!”  李四表姐慌忙跑到房间,一会儿那姑娘从房门边慢慢地露出脸来。  张三见状,就向那姑娘招招手,大声说:  “出来,出来。害什么羞啊!出来让舅看看!”他以舅自居了。  见过之后,脱口而出:“啊哟——”张三突然觉得不妥,言词可能伤害了姑娘的自尊心,随即说道:“长得还怪漂亮的嘛!行!这杯喜酒我喝了!”  那姑娘左眼瞎了,可是瞎了的眼眶深陷了下去,看着吓人,不象有些人瞎眼了,但还有眼珠在里面撑着。还一个缺点就是右腿,好象短了很多。张三心想:人是差了点,先喝过酒再说!  张三和李四酒喝得醉薰薰的,走路不上线,一会儿走到路的东边一会儿走到路的西边。那张三一会儿站那不动了,但上身部分在颤颤着,他在用一支香烟头在点燃嘴上叼的一根香烟,可怎么也点接不上。虽然酒是喝多了,但头脑还是有点清醒。那李四表姐太盛情款待了,张三觉得很不好意思。本来心里想先在席间说一些不确定的话,埋下伏笔,然后就不了了之算了,可那姑娘的那种怨怨的眼神让他很是怜悯,让他当时怎么也说不出口。  李四晃着身子来到张三身边问:“这门亲事,你看行不行啊?”  “行!我俩马上去我外侄子家。”  “如果这门亲事谈不成,那瞎子就笑死了哦。”李四看着张三的眼说。  “妈的!这门亲事非谈成不可!这瞎比!”张三恨恨地说。  来到外侄子家,张三又不好说姑娘的左眼瞎了,右腿瘸了,只说能走路能看见东西,重点说身材如何如何好,还贤惠,还会绣十字绣。卖绣能养家的事重点说明。由于张三介绍那姑娘时,把能走路能看见东西的话只轻轻一带而过,这些最主要的介绍很快淹没在其它言语中。所以没有引起他姐夫、姐姐和外侄子的特别在意,他们只跟着张三说那姑娘如何如的能干加以着重想象了。  “你们同意不同意这门亲事啊?”张三问。  “同意!同意!舅舅作主了!”姐夫急忙应道。  “嗳!并不是我做舅舅的作主嗳!你们自己要同意才对嗳!”张三慌忙说。  “同意哦!最好明天带你侄子去见个面,你说呢?”张三姐姐说。  张三沉思了一会儿说:“行!当然要见面哦,姑娘还要看看你儿子呢。”  往年男女谈婚事,只见一次面,然后就到洞房时才见面了。那时父母包办的多,有些男女面都没有见,父母就为子女定下了婚事。  晚上张三睡不着觉,在床上翻来复去的,总是想着第二天见面的事,一见面就炸了。张三开始恨那个瞎子来,如果瞎子不说那话,也许他就会不做这个媒人。  他回想着白天在李四表姐家的情景,那姑娘从门后慢慢露出脸来的情景……张三突然爬坐起来,叫道:“有了!有办法了!”  他连夜赶到李四表姐家,安排了一些事。  第二天,张三、李四还有张三家的外侄子,他们一行三人来到李四表姐家。李四表姐见张三外侄子长得魁梧,尽管腿有点外箩圈,如果不注意的话还看不出来,心中满是欢喜。随即那张三叫道:“叫你姑娘出来见见啊!”  “我姑娘很怕羞,就叫姑娘站在房门口看看吧。”表姐故意为难地说。  “害羞好啊!不然象八叉样的谁要啊?就站在房门口吧,让他俩见个面!”张三接着说:“这个事,我们做了不主嗳,过日子是他们小俩口的事。见了面,如果他俩没有意见,就结了,男大的,女大的!”  那姑娘慢慢地在房门后露出半个脸来,只露出没有瞎的右眼,那瘸的右脚搭在房门坎上,冲那张三的外侄子微微一笑,身子就隐去了。张三外侄子见状,心想:面貌很漂亮嘛。他心中荡漾着另样的情感,心中高兴已极。  张三见此情景,就冲着他外侄子说:“怎么样啊?同意不?”  “同意!同意!全凭舅舅作主了!”  “不不不!这是你俩的事,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不同意!我做不了你的主嗳!”张三急道。  “同意!”  “好!你同意了,以后就不要反悔哦,两人见面,三眼观看,以后就要好好的待她。以后不要嫌人家腿长脚短的!”张三跟着就抛出这句话来。  说者有心,听者不知其中另有隐意。他外侄子当时认为姑娘只露一只眼,自己是两只眼在相看,舅舅说地是不错,二人见面,三眼观看,至于说腿长脚短的,那是一句经常说的客套话。那张三外侄子急忙说:“不会!不会!”  不日,就办了喜事,洞房之时,张三外侄见了实情。  第二天早上,外侄找张三理论。  张三怒道:“嗳?当时见面我不跟你说了吗?二人见面,三眼观看,以后不要嫌人家腿长脚短的吗?当时我一再问你同意不,你不是一个劲的说:同意!同意嘛!头点的象小鸡啄米样的吗?”  他外侄子还在说做舅舅的怎么害起外侄子了,还说:“想要喝酒嘛,对我说一声,我送一缸酒给你喝……”  张三听后大怒,心中责怪外侄说他说媒是为了骗酒喝,叫道:“你也和她好不到哪里去!箩圈腿!走路象老鸭怀蛋样的!要不是我,你一辈子当光蛋!她能走能看的,哪样不好?又不是两只眼全瞎了!清早八早的!比鸟罗嗦的!说着一哈子不息!现在都是你老婆了,还说这些话,对你脸上有光彩啊!丑妻是传家之宝,美妻是祸根!再说她还会绣东西,很可能以后她还养活着你!我对你说哦——你要对她好好的,带我好好的过日子!如果你敢欺负她,我知道了,就对你不客气的!”  之后张三也经常去他外侄子家看看,对他外侄子带劝带压,日子勉强地过了下去。  由于那姑娘又贤惠又能干,对公婆又孝顺,对自己的丈夫百般地爱护,对丈夫的冷淡总是忍着,包容着,在家里任劳任怨,所以夫妻感情渐好。她除了把家务活全包下来做还一有时间就在家绣活,卖绣件又赚了不少钱。后还带了许多女子跟她学绣,收了很多徒弟,家里堆满了别人送来的礼品,久而久之她丈夫这块冰终于被彻底溶化了。  一夜,他丈夫抱着她痛哭,说对不起她这么久,让她受苦了。数月后他俩添了一对健健康康的且漂亮活泼的一双胞龙凤胎。 共 31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异常不育食疗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市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