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承德资讯网 > 时尚

山西文人跨国追寻苏联版画

发布时间:2019-11-25 09:14:51

山西文人跨国追寻苏联版画

孙以煜从山西远赴俄罗斯经商12年。数年来,他多方寻访苏联老版画原拓,并专题收藏苏联老版画越3000幅。这在业界当属“中国第一人”

“核心提示”

前苏联时期,版画界大家辈出,其作品因当时的时代局限,画家画作多由集体与机构集中推介与传播,后又经战火洗劫,老版画能够存留的,已多属不易。甚至很多已成独幅版画和珍贵的历史记忆。

苏联老版画与我国现当代美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潜在蕴藏了历史与艺术的双重价值。作为一名从山西远赴俄罗斯经商的文人,孙以煜基于他的文化情结,于短短几年内,在俄罗斯民间打捞出3000余幅前苏联老版画原拓。他的收藏成绩震动国内外,引起业界的广泛注意。

版画是艺术和技能的完美结合。版画虽小,却是世界艺术宝库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版画收藏在世界各大博物馆都设有专项。在我国,第一个有意识地收藏苏联版画的人是鲁迅先生,如今,孙以煜正沿着鲁迅等人开拓的道路按图索骥,进行着艰苦的艺术收藏之旅。

国内业界绝无仅有的事情

3000余幅苏联老版画原拓,多半都有考量结果!这可是国内业界绝无仅有的事情。山西文人孙以煜对苏联老版画原拓疯狂而执着的收藏,使其成为“中国第一人”――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收藏,而是一种近乎痴迷的寻访、打捞与研究。这也是孙以煜个人雄心勃勃的文化工程,意味着一段特殊的历史记忆与文献价值的觉悟与觉醒。

以下是国内有记载的官方着录――

1931年鲁迅通过翻译家曹靖华用中国宣纸换苏联版画家版画原拓,到1936年苏联画家通过大使馆转赠鲁迅的版画原拓,总计120幅。

1956年中国公派到苏联列兵美术学院的专攻版画伍必端先生,利用学习机会,通过互换和赠与等方式收藏苏联版画原拓162幅。

2005年伍必端将其学习期间收到并珍藏了46年的162幅苏联版画捐赠给中国美术馆。

孙以煜借助其文化经验和积累,在俄罗斯商旅期间,节衣缩食,将苏联解体后散失于民间的苏联版画遗存倾其所能,潜心淘买与打捞,截至2014年3月上旬,其购藏的苏联版画已达2630余幅,加上百年以上的老铜版画原拓600余幅,其原拓藏品已逾3000幅。并且很多前苏联、俄罗斯和我国出版的苏联版画册刊载的版画作品,孙以煜手头都有对应的原作。他的苏联版画数量之多,影响之大,已引起国内外业界关注……

苏联版画与鲁迅

一个前苏联的版画,何以让孙以煜历多年商旅穷追不舍;又何以让众多文化艺术机构与媒介如此关注?

当带着这个疑问问到孙以煜时,他一语道破个中玄秘:“因为苏联版画是中国美术的母体。”

以煜说的没错,关于这一点,从鲁迅先生在1934年出版的 《引玉集》苏联版画集序言中可见端倪――

“这些原版版画,是拖靖华兄在苏联索要的,费了许多周折……这一举竟得了意外的收获,两卷木刻又寄来了,毕斯凯莱夫13幅,克拉普琴科1幅,发复尔斯基6幅,保夫里诺夫1幅,冈察洛夫16幅……”

鲁迅非常珍惜这些作品,后序中他描述当年以宣纸换回来的版画之珍贵时说:

“这些作品在我的手头,又仿佛是一副重担。我常常想:这一种原版的木刻画,只有一百余幅之多,在中国恐怕只有我一个了,而但秘之箧中,岂不辜负了作者的好意?况且,一部分已经散亡,一部分几招兵火。而现在的人生,又无定倒不及薤上露,万一相偕湮灭,在我,是觉得比失了生命还可惜的。”

据官方着录文献显示,在中国,苏联版画的收藏起始于鲁迅先生。

鲁迅之所以如此珍视苏联版画的收藏与举荐,应是因为上世纪30年代,作为中国新兴木刻运动的倡导者,鉴于当时油画造价昂贵,印制困难,非革命青年财力所及,所以认为木刻是“正合与现代中国的一种艺术。”版画作为独立的绘画艺术在中国兴起,得力于鲁迅。或者说,鲁迅是中国传统木刻成为创作版画最富“劳绩”者。以致受过鲁迅教诲的新中国第一代美术大家古元、彦涵、力群、李桦……都一致认为:“鲁迅像中国新兴木刻的母亲一样,他的养育之恩使我们永远不能忘怀。”

收藏第一幅老版画

2008年5月的一个周末,孙以煜到莫斯科伊兹迈依斯基跳蚤市场消遣,一位俄罗斯老人手头2幅巴掌大的小版画引起他的关注,只有6.9cm×10.7cm大小的作品,低于200美金不卖。再看创作年代,1933年。便想,这里一定有说法,再看版画,刀法、排线、精致、缜密,非大家则不可为。价格降不下来,便没有马上买,可回去后,2幅小版画却总在脑中萦绕,有一种魔力,让他欲罢不能。凭直觉,孙以煜觉得这幅画一定有来头,必须拿下。为此他期待着又一个周末的到来。结果,与老人商洽,以300美金买定。这时,孙以煜还不知道小版画的作者是谁。同年10月,孙以煜回到国内,在北京潘家园旧版图书市场翻读上海出版公司1950年版的《鲁迅遗编苏联版画(引玉集)》,眼睛蓦地一亮――这不就是四处咨询而不得的苏联原版画作和画家么――密德罗辛,《引玉集》首位画家。而《集体渔场》恰就是密德罗辛3幅版画的其中一幅。这个获得,令孙以煜由衷地兴奋和激动,一张小纸片,竟是上世纪鲁迅先生《引玉集》中推介的首位画家画作!因了这样的考量,店主愿将这套鲁迅遗编,以5000元人民币转让,为了这两幅小版画与画册合璧,孙以煜没有犹豫,回来后迫不及待地翻开便读,想藉此在《引玉集》前言、后记搜寻与密德罗辛相关的评介――这样的阅读,让孙以煜感觉突然开启了一扇亮窗,沿着鲁迅先生的路径,借自己在俄罗斯商旅之便,对苏联老版画进行拯救性打捞。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政体与百姓生活都还处在波动不定的恢复状态,很多出版人、画家、经纪人都失业为自由职业者。苏联的文化和艺术,还没有引起业界关注,可苏联美术,对中国的文化记忆和美术教育体系的影响和作用,却依然存在。面对跳蚤市场无序的淘买情状,以煜想,油画作为画家的独幅创作,大家名作,多被国家博物馆尽数收藏。只有版画,因其复数性,还有散落民间的可能性,但经历过1941年到1945年的卫国战争,早期的苏联版画多都成了文化遗珍。一个东西散落了,再集中起来就难了。因此,一种莫名的紧迫感,让他一下子便倾注到苏联版画这样一个独辟的小径中,并越走越深。他要让苏联版画以其应有的艺术真实,展现在国人的视线中。

60篇研究苏联版画的博文被新浪推荐

“我国自鲁迅先生向国内介绍苏联版画时,因条件限制,只汲取了苏联版画中对中国革命有用的一部分,而更多的纯艺术版画作品,没有立体全面地被展示。”这是孙以煜通过考量、整理后明确感到的遗憾。他将版画作为一个载体,开始做起了俄罗斯美术史的功课。中俄商旅多次往返,途中8小时航程,他把一本俄罗斯美术史,读了不下5遍,从彼得大帝改革前的古俄罗斯对拜占庭建筑、艺术的复制,从彼得大帝到叶卡捷琳娜二世统治为止的俄罗斯全面欧化改革的100年,从19世纪中下旬俄罗斯的批判现实主义到苏联上世纪30年代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艺术发展历程,每一个阶段的代表性画家,他都耳熟能详。这样的知识获得,以及对千余幅版画原作的研究,让孙以煜这样一个不懂俄语的中国山西文人,却能把名家生涩的俄文签名记住,这是他买画时,画商都看不出来的画家画作,他一看便认识的缘由。

孙以煜将自己的研究结果写成博文,贴在博客上,很快引起国内外业界的关注,先是雅昌艺术首页“投资与收藏”栏目重点推出他的文章,之后新浪首页又以60篇的力度在“文化艺术”板块重点推荐。其间,湖北长江文艺出版集团旗下的崇文书局,率先与孙以煜签订了3本大型画册的出版合同;深圳观澜版画村也通过友人提出免费提供场所供长期展览的邀约……

采访孙以煜时,他正在做再赴莫斯科的旅程安排。他说,虽然已有版画逾三千,但名家大家还有空白,下一步计划,是有目标地将鲁迅 《引玉集》《拈花集》中推介的苏联版画大家作品淘买齐全,为中国业界对苏联版画家的艺术面貌有一个立体全面的认识和理解。

“相关链接”孙以煜微档案

孙以煜,在山西当过杂志主编,所编杂志创造过月发行37万余册的好成绩;出版过散文集《丑果子》、人物特写集《山西体育名人传》以及一本史考专着《十八般武艺》等。1996年他在太原下海经商,曾经是全国第一家拥资3000万的“大禹家电仓储超市”老总。2002年赴俄经商。2008年起,开始收藏苏联老版画。

云计算
矿山施工设备
内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