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承德资讯网 > 健康

是否你会为我而停留一

发布时间:2019-11-26 11:07:22

是否你会为我而停留(一)

秋叶翩翩,离开了树多情的挽留,如蝴蝶般随风飞舞,落满了小院。秋风起,红颜瘦,春山空。花庭残红一片,粉荷仙子藏起了美丽的身影,碧绿的荷叶枯了,折了身姿,在萧条的秋水中无语。

一阵风吹过,阵阵凉意穿过薄薄的衣衫直扑进心里。前些时候还不知疲倦的蝉也哑了嗓子,蜷伏在零星的叶子上,等着最后一片叶子投入大地母亲的怀抱。这天,冷得也快,短袖长裙在这风中有些冷意,让人不自主的打颤,鸡皮疙瘩也跟着在手臂了生了起来。

是不是冬天这么快就要来了?季节的变化有时让人分不清究竟是不是还在秋天。秦梦搓了搓手臂,来回的走动,好让自己有些暖和。公交车总不那么准时,城市的喧闹,繁华的同时写着拥挤。

今天该去妈妈家了,好久没去了,整天不知道忙些什么。前几天妈妈还打过来,问最近的情况。秦梦有些愧对母亲,平常对母亲的问候太少了。母亲时常一个人在家,孤单的身影让秦梦看了有些心酸。

母亲的白发多了,母亲才50出头,生活的艰难让母亲过早的苍老了。秦梦的记忆里母亲是年轻漂亮的,母亲的眼睛会说话,温柔的伴着她长大。记忆里是没有父亲的。脑海里有时会飘过另一个跟母亲差不多年纪的女人的身影,那个身影让母亲在以后的日子里经常落泪。而所谓的父亲,却是一脸的冷漠。再后来,家里就是母亲与自己了。

那一天,母亲将秦梦的手郑重的交到一个男人手上,叮嘱他要爱秦梦,给她一生的幸福。秦梦那天被快乐和幸福包围着,没有注意到母亲悄悄的抹了抹眼睛,然后是满脸的笑意。有了新的家,那从小长大的家,去得渐渐的少了。

公交车终于来了,晚点了十多分钟。早已等候多时的人们顾不得排队,先后挤上了车。好不容易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车在一片埋怨声中缓缓开动了,秦梦的思绪随着车飘向了远方……

毕业五年的同学聚会,很热闹,多数同学都来了。五年的时间,大家都有了变化。同学相见,有些都变得认不出来了,发福了,穿着入时了。平时在学校里默不作声的一些同学现在是谈笑风生,时光真的能改变一些事情。

大家聊得多的是学校时光的一些趣事。谁上课时提的古怪的问题难住了老师,弄得老师摔书而走,谁上课喜欢溜号,谁的文笔好,被大家看好的谁跟谁毕业后却没能在一起。秦梦是安静的,她喜欢聆听,静静的坐着,如雅荷般,轻轻的绽放在亭亭的碧叶边。

班长孙林是聚会的组织者,当年就是班主任好助手的他,组织这个聚会自然是驾轻就熟悉,同时组织活动的还有他的同事好友王恺。晚餐的时候,两个人忙着安排座位,招呼着同学们入座。桌上的美味佳肴大家并不在意,席间更多的是几个好友一起边吃边聊毕业后的工作与家庭。不少已经娶妻生子或嫁作他人妇,有几个男孩子依然单身,笑称要做班上最后的钻石王老五。

晚餐结束后,晚会开始了。几个平时就能歌善舞的被笑着闹着推上了前台,倒也都落落大方。或说上一些感想,或深情的唱上一曲,或邀舞伴舞上一回。最后,晚会成了舞会,大家纷纷起身,舞进了舞池。

与几位好友跳过几支舞后,秦梦感觉有些累,坐在一旁休息。孙林笑着跟王恺走过来,孙林笑着说:“秦梦,介绍一下,我的同事兼铁杆好友王恺。”又笑着对王恺说:“王恺,这位可是我们的才女校花秦梦,当年她的文采风靡了整个中文系。”秦梦赶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出手去:“你好,王恺。班长孙林太夸奖我了,我很普通,很平凡。”王恺的眼睛闪着亮光,盛满了温柔:“经常听孙林说中文系有个多才多艺的秦梦,今天有幸见面。”

闲聊了会儿。多数是王恺问而秦梦答,得知秦梦已经有了生活的另一半时,王恺的眼里闪过一丝丝的失望,很快又恢复了自信。

三天的聚会,时光过得飞快,大家又要象当年毕业时一样充满了不舍。互相叮咛着要经常保持联系,有的竟然忍不住泪飞满面。为了便于经常的联系,孙林是个有心人,早将大家的通讯方式打印成单,每人都领到了一张通讯单,固定、、E-mial、号等,有了它,无论天涯海角,一根线就能将彼此相连。

通讯单上,陈林的旁边多了王恺的联系方式。大家对都觉得王恺这个人热情大方,有能力,会处事,有几个主动要求加上王恺的联系方式。于是,这张通讯单独上多了非本班的王恺的号与号。

五年了,大学毕业后的第三年,秦梦做了石东的新娘。一晃又过了两年,婚姻的小船在平稳中行走的时间的长河中。随着时间的流逝,秦梦感觉石东对她的关心越来越少了,很多时候,石东竟然都不知道秦梦心里想的是什么。有时,秦梦想坐下来好好跟他说说心里话,他听不了两句就说瞌睡了想睡了。于是,秦梦只能将话憋进心里,一个人慢慢消化。

从母亲那里回来后,母亲叮咛的话语还在耳边回想,说结婚两年了,该有个孩子了。秦梦笑,刚结婚,事业还没稳定,过两年再说吧。母亲就叹气,说现在的年轻人想不通了,早生孩子早得力,年纪大时,儿孙绕膝,多幸福啊,再说有了孩子,会拴住男人的心,生活才会美满,才是一个真正的家。说着说着,母亲就不说话了。秦梦知道母亲想起了自己的不幸,当年如果母亲一结婚就能为这个家添个孩子,也不至于几年后,终于有了自己的骨肉时,父亲却早已将心飞出了家门。

生活越来越平淡了,沉默似乎也越来越多。每天公式似的上班下班,做饭洗衣,然后说上几句话,一天就打发过去了。看着身边的这个男人在睡梦中满足的打着呼,秦梦却经常失眠了。眼睛睁着看着天花板,想着婚姻的点点滴滴,看着女伴中神采飞扬的写着婚姻的幸福,不由得幽幽的长叹了一声。

这一辈子,就这样生活下去?[1][2][3]

新生儿
租房知识
民生救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