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承德资讯网 > 美食

魔血妖神 第99章 金甲虫尊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6:18

魔血妖神 第99章 金甲虫尊

诸人都拿出兵器,“乒乒乓乓”往石壁打去,一时间打的火星四溅,碎石乱崩。

七星散人七星盘出手,七星汇聚成一个丈大的金勺,“嘣……”打在石壁上,将石壁打下一大块。

众人喜出望外,金炎子道:“大家别乱打一气,现在咱们将真元都往一处使,就打这个缺口!”

话音一落,单刃方天戟一戟戳出,正中七星散人打出的那个缺口,接着羊丘卫的六把小剑先后射入,将缺口又扩大了几分。

“轰!轰!轰!”诸人的攻击先后都打到。

石室里热浪卷来,几人的衣服登时着起火来,接着头眉毛都被火燎了个干净,若非真元护休,几乎皮肤就要被高温烧裂了。

众人紧咬牙关,一边死死抵抗高温,一边各使神通往石壁猛击。

又是半柱香的工夫过去,四周徒然一凉,接着又是寒冷袭来,石壁上“咔咔”开始结冰,前后反差太大,完全围背众人的思维。

众人好不容易将石壁击出一个一丈大小的深洞,片刻间洞里竟然被一层厚厚的冰冻了个结实。

也不知这是什么怪冰,硬的出奇,众人除冰的度完全跟不上冰冻的度。

众人有真元护体,竟然也被这股刺骨的寒冷冻的牙间打颤,四肢都僵硬起来。

四个大成境的高手全力出手,不敢有些许保留。

藏龙教主羊丘卫一字一顿,出口道:“嘘、呵、呼、呬、吹、嘻”。

这六个字,正是他周身六柄小剑的剑名,他见这凶阵久不能破,终于动用了压箱底的神通。

他每念一字,便有一把小剑上闪过一道彩光,六把剑逐一排列,汇成一条剑龙

,随着羊丘卫的手臂所指,剑龙在空中缓缓游动,摆了几个神姿。

“疾!”羊丘卫戟指一点,剑龙猛然往前一跃,穿空裂冰,深深刺入冰层。

本以为这一击定然是惊天一击,但六把剑射入冰层之后,竟然半天无了回应,只见羊丘卫双手捏诀,口中念念有词,双手急急舞动,头顶热气腾腾。

突然间大喝一声道:“破!”

随着他的‘破’字出口,冰层炸裂,碎冰四射,打的众人一片惨叫,连羊丘卫自己也被几块碎冰射穿了掌心。

“轰!”

整个石室为之一颤,羊丘卫身形一闪,大叫道:“走!”

六把小剑在身前开路,众人紧随其后,每前进一丈,羊丘卫便狂吐一口鲜血,行了十多丈,定住身形道:“金兄,换你了!”

已是强弩之末,说话声也已有气无力,众人往前看时,只见四周已不是石壁,而是土石。

七星散人道:“我先来!”

七星散人右掌伸出,将七星盘吸于右掌中,被他牢牢扣住,往前一顶,七星盘上光芒闪动,好似七道光剑,形成一个剑圈,所到之处,土飞石碎。

原来石壁硬生生被他们挖出一个洞来,石壁厚约有十丈,十丈之后就是普通土质。

众人并没有破了大阵,而是在大阵里面捣了一个往外通的道路。

众人互换出力,不知挖了多久,挖了多深,终于前方“坷垃”一声响,眼前看起来是一个无尽深渊,而众人所凿出的通道,就像是在深井的井壁上破出了一个窑。

往上看,一眼望不到顶,看来这地方又是一个独立的空间。

“快看,那是什么?”

只见在深渊中飘浮着一口透明的巨大棺材,里面一个巨大怪物周身披着金甲,长的虽然是人形,但头顶上却如同甲虫,长着两个长长的触角。

“没有生命气息,看来这就是虫尊的尸体了。”金炎子看向那怪物周身披着的金甲,双眼放光。

“走,飞近点看看。”金炎子终于受不住诱惑,飞身往棺材飞去。

怪物身上的金甲绚丽刺目,宝光四射。

虽然毫无生命气息,但它尸体上散出来的阵阵威压告诉众人,千万莫要轻举妄动,人家的尸体绝对不是好惹的。

这怪物生前是什么修为?至尊啊!在当今的修行界已没有这种强者,后人只能仰望,至于各门各派的那些强者之辈都去了哪里,也只有当事人才能知道了。

那怪物右臂旁边放了一柄锥形奇兵,上面泛着青光,看的众人心痒难受,但是也只能看,不能动。

到了此时,众人心中都已十分明确,这个古墓他们跟本就不应该进来,如果动了这里的东西,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宝物是诱人,但是生命更重要。现如今诸人已不望再收获什么宝物了,只要能保住命出去就行。

“走吧!寻找出去的路才是要紧!”金炎子恋恋不舍的看了那金甲一眼,终于一扭头,往上方飞去。

众人离开之后,那洞口中一个黑色的影子出“嗡嗡”之声,在众人停过的地方停了下来,只见是一件六翼飞羽。

棺材中的尸体突然睁开眼,出一声没落的叹息,随后又闭上了眼。

就在这时,棺材里的尸体化成了黑色的粉末,只余下那件金光闪闪的金甲空壳和一柄锥形奇兵。

六翼飞羽终于不再停留,化成一道暗淡的光影,追着众人离去的方向飞了上去。

如果离去的众人此时再有胆子回转回来,就会现,虫尊的尸体已变成了粉末,棺中的一套金甲与那件锥形奇兵都可以到手了,只可惜他们没胆回来了。

这就是修行者所谓的“缘”之一字,无缘就是无缘。

正在飞行中的众人忽然感觉整个空间为之一动,轰隆声不绝于耳,头顶上裂开数条大缝,外面天光可见。

七星散人一马当先,往大缝冲去。

接着众人都一跃而出,此时离进墓之日,已是一个多月有余,进去时四十多人,如今只有十三人生还,除了采集了一些墓里因长年累月长出来的一些奇物,真正的宝物却是一件也没能到手。

众人垂头丧气,纷纷道别而去。

六翼飞羽飞出裂缝,在空中转了几圈,终于选择了一个方向便疾飞去。

邵阳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蚌埠癫痫病医院费用
荆门癫痫病医院
邵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蚌埠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