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承德资讯网 > 娱乐

紫极天下 第一百九十八章 冥水暴动!【二更】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5:07

紫极天下 第一百九十八章 冥水暴动!【二更】

王紫坐在死亡之木的树干上,那漆黑的枝条就在她身边摇曳,滚滚的冥水在脚下呼啸,明明是很危险的环境,王紫心里却安静的很。

呆坐了许久,却见死亡之木那漆黑的枝条换换的动了起来,交叉着在王紫身后飞舞,不一会儿就织成一个看起来很舒适的靠垫,最后那枝条在树干上牢牢的缠住,置于王紫身后。

王紫笑了笑,放心的靠在上面,能在死亡之木的树干上如此享受,天下再无第二人了吧。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王紫只是想安静,什么都不想,只要那种发呆一样的安静,整天考虑的事情太多了,经历的危险也太多了,她只想让自己的脑子放空一下。

许久,王紫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这里真是个好地方。”

没有人回应她,寒巳也不知道能不能听到,但她有点不舍得离开了,这里让她感觉很舒服,这让她感觉寒巳就在身边,时不时依赖的蹭在她身上。

“过几天……我要去万象无回境,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但我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醒了。”

王紫不想走,干脆自言自语的说,就好像寒巳坐在她身边听一样,取出铃心,轻轻摇动,那轻轻的铃声萦绕在耳边,久久不散,不知道是不是在相应铃心的声音,死亡之木的枝条也摇晃起来。

这是死亡之木的心血炼制的,它跟死亡之木有感应,王紫没有继续摇晃,以前是不知道,可现在她已经知道了,一直摇晃铃心,那虚无之路就会出现,现在她还不能走。

“原来铃心就是可以引路,你应该也是知道的吧,世间的事情就这么凑巧,在冷殇和你决定把它交给我的时候,并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用它去万象无回境吧……”

“听说先天八灵进万象无回境是无需凭证的,如果你醒着,一定会跟我去的吧……”

王紫的声音淹没在冥水的咆哮声中,说着说着,王紫不由的把重生后的事情都交代了,比如怎么从精灵族离开,怎么去了血族,怎么救回天泽,怎么从十二煞局中弄出个变态,怎么出现了时空乱流,怎么牵扯出那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

死亡之木的枝条就在王紫身边张牙舞爪,好像在认真听她的故事一样,遇到意外或者惊险的不部分,那枝条晃动的频率会很快,就好像在期待下文一样。

王紫抓住一根枝条放在手里使劲儿看,“你摇晃什么?难道你还能听懂不成?”

那枝条收拢了上面的尖刺,握在手里倒是滑不溜秋的,几下就挣脱了出来,枝条向上一卷,卷成了一个桃心递了过来,王紫有些惊喜,“你成精了啊。”没错,就是修成了寒巳。

王紫确实为这种情况而欣喜,死亡之木的反应告诉她,寒巳并没有完全沉睡,他还保留着一部分意识,他知道是她来了。

“那你能看到我吗?我的样子变了,”王紫问道。

却见那桃心忽然松开,好多枝条汇聚到一起,乱七八糟的搅和了半天,像是在开会一样,可打了很多结都没有弄出个结果来,王紫却在好奇它们在干什么。

过了半晌,那些枝条似乎终于磨合好了,眼花缭乱的飞舞好半天,一个小女孩的形象出现在了王紫面前,虽然那小女孩的眼睛大的有点夸张,虽然那直直的嘴角也有些僵硬。

虽然那草裙也有些简陋,虽然那黑黑长长的头发也有些诡异,可王紫笑了,拿在手里端详了片刻,轻声说道:“寒巳,我的心情变好了。”

那飞舞的枝条像是在因为王紫这句话而高兴,却听王紫又道:“其实是我错了……我一直在等一个结束,在找到娘亲的时候,我以为快要结束了,可紧接着发生了六界支柱的事情,在找到爹爹和娘亲的时候,我以为可以结束了,因为那是我两世加起来的执念。

可尸芋的出现却让我的期望变成了泡影,在精灵族重生之后,我以为终于等到了,我可以解脱了,我可以让爹爹和娘亲幸福了,而我们,也可以会桃花谷,然后偶尔管管六界的事情。

等六界连夜过去之后,我们就彻底远离尘嚣,我觉得我等了很久了,我想结束了,我想我根本就适合做那个君临天下的人,我并不喜欢,而且很抗拒,我的心太小了,住下你们,就住不下苍生了。

可是爹爹出事了,也让我知道,远远没有结束,我还有硬仗要打,而所有关于家人的事情,我都输不起。

我要去跟星际游民打,要去跟影族打,我不知道这一次之后会不会结束,我也不愿意去想了,因为我突然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弱者才会被反复操纵脚步。”

王紫感觉死亡之母光滑的纸条爬上了她的脸颊,那些纸条摇晃的频率也缓慢起来,仿佛带着安抚的力量,又似乎带着些无措,王紫的手在脸上一模,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

为什么要哭?王紫不太知道,眼泪就那么悄悄的淌下来,是因为想起了过去的事情吗?是因为担心爹爹吗?亦或是纯粹的发泄?拂袖在脸上抹了一把,那些泪水便被王紫擦去了,可不一会儿就流下来了。

看着在漆黑的树干上溅开的泪花,王紫不想管了,那双墨眸忽然变得有些空,有些迷惘,“我是不是也活了很久?三世,虽然前两世很短暂,但我的确是在生死关头走

我的确是在生死关头走了两次,慧远师傅说死亡能让人觉悟,那我已经是觉悟过两次的人了。

我已经有点累了,是不是有点夸张,因为你们好像比我更适合说这样的话……”

那些枝条凌乱的在王紫面前飞舞,飞着飞着就打结了,然后在嗖嗖嗖的抽开,继续凌乱的飞,在那些漆黑的影子当中,王紫似乎看到了寒巳焦急的脸,也许他想安慰,可是不能现身,也口不能言。

许久,王紫才抓住一根枝条放在手里,回神的时候脸上是很平静很淡然的表情,不是方才的压抑,而是另一种超脱与升华,被水洗过的墨眸晶亮,闪动着比任何晶石都美丽的光泽,透过那张带着婴儿肥的脸,有着一个无人能比的璀璨灵魂。

“不要摇晃了,我并没有伤心了,因为我想通了,我知道,能力越大,越大,可我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左右我,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是这样,在我只手遮天的时候更是这样。

我知道会有结束的一天,但我不急于求成了,强者才有机会支配资源,既然这样,那我就变强,我要让所有蠢蠢欲动的人服,我要让这个千疮百孔的天连方服。

与人斗,与天斗,我都会赢的那个人。”

那枝条在王紫手中停滞了,变得极其乖顺,而死亡之木也好像整个都停顿了瞬间,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一样,继而猛地动了起来,如在狂风中乱舞一般,可奇怪的是,无论死亡之木怎么晃动,王紫身边都好像有一个五行的屏障,隔绝了一切。

王紫处在一个很奇怪的感觉中,整个世界都好现在该暴动,可唯独她在一片奇异的安静之中,她能感受到周围的变化,可却不想阻止。

因此那鬼面魂幡冲撞着想要冲出王紫的轮海时,王紫也并未阻止,而那鬼面魂幡一出现便直奔着滚滚冥水去了,而那滔天的巨浪瞬间带走了鬼面魂幡。

王紫有一瞬间的紧张,毕竟冥水之眼出自冥水,若是让它鱼入大海,可能再也回不来,若是给冥王造成麻烦,她一定会后悔,可很快,鬼面魂幡跟她之间清晰的契约联系传来的时候,王紫放心了。

冥水忽然暴动了,几百米宽的河道好像瞬间变成了地狱,嘶吼的声音自那漆黑的水中传来,带着能让灵魂颤抖的力量,卷起的波涛生猛的拍在绝壁之上,像是一只想要挣脱牢笼的困兽,它在不停的向上爬!

七道内的魂魄在这一刻都战栗着匍匐再低,冥水能够让所有乖张的魂魄瞬间变成温顺的羔羊,冥水现在暴动了,它们都在害怕,城堡内所有人都出来了,两只冥兽飞快的后退,四肢巨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水面,它们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冥水今天这么不听话。

“看什么看,叫王出来!”一人喊道,狠狠的跺了跺脚,冥水这动静几万年都不见,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忽然,那人脸色一变,顿时没了血色,“糟糕!王妃还在那边呢!”

所有人都傻了,然后眼睛都红了,王妃要是出事儿他们都得跳冥水去,不只是因为身为手下的自觉,更是因为他们从心底里认定了王紫这个女主人!

顿时几个人疯了似的朝小路跑去,可在中途都被一股力量扇回来了,几人定睛一看,却是冥王!

“你们待着别动

。”这话是刚刚跟出来的归鸿说的,说着也闪身追着冥王的方向去了。

本书来自:

梅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新余治疗阳痿方法
阜阳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梅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新余治疗阳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