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承德资讯网 > 体育

百分之二十温州狆小企业关门

发布时间:2019-11-22 19:29:53

  可能很多人没有去过温州,但是很少有人没用过温州的产品,这个浙南小城,生产了全国10%的服装、20%的鞋、60%的剃须刀、65%锁具、80%的眼镜、90%的金属外壳打火机和 90%的水彩笔,温州的低压电器、五金制品、汽车摩托车配件、陶瓷制品在国内也都占有重要地位,可以说,温州制造的崛起就是中国制造发展的一个缩影,然而,最近我们到温州采访的时候却发现,当地一些曾经红红火火的制造企业,现在日子越来越难过了。  在位于温州市某开发区的一家服装厂,从外观上看,四层楼高的厂房显示出这家服装厂的规模并不小,然而当走进工厂以后,却看到了这样的场景:数千平方米的生产车间里空无一人,在厂房的一角堆积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包裹,打开一看,原来里面装的是已经加工好的衣服,数百台缝纫设备拥挤地摆放在一起,似乎提示着这里曾经有过的繁忙,而从墙上的这份通知发布的时间来看,今年的一月份这里还在生产。

  作为这家服装厂如今唯一的留守人员,这位保安还清楚地记得就在两个多月以前,这里还是机器轰鸣、人声鼎沸,每天几百名工人进进出出,让他忙得几乎没有功夫休息,然而当时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春节过后突然发生了变故,由于去年以来亏损不断扩大,这家服装厂的老板不得不忍痛关掉了工厂。

  今年春节过后,很多精明的温州人突然发现,似乎一夜之间温州的工厂关停掉了很多,与此同时,报纸上有关厂房转让和出租的信息也越来越多,每天都是整版整版的,老王就是其中刊登了厂房出租信息的一员,他告诉,他的这个厂房此前也是租给了一家服装厂,由于生意不好做,今年春节期间这家服装厂的老板就关掉了厂子退租不做了,于是老王只好再找新的客户,不过尽管广告登了五六次,钱也花了不少,可是厂房怎么也租出去,和头两年相比,租金降低了百分之四十左右,可是厂房还是租不出去,这让老王很着急,面对着空荡荡的厂房,老王心里很发愁,他不知道到底那天他的厂房才能租得出去。

  事实上,除了服装、鞋、电子等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大量关停以外,现在温州的一些特色轻工产业也开始出现危机。

  打火机是温州最有特色的产业之一,目前全球有百分之八九十的金属外壳打火机都产自温州,照说这是一个让人值得骄傲的数字,然而作为温州打火机行业的领军人物,周大虎却忧心忡忡。

  周大虎告诉,打火机企业数量从一年多以前的六百家左右锐减到现在的三五十家,温州的打火机行业遭遇到史无前例的重挫,看着身边曾经的同行一个个相继倒下,周大虎的心里一点也轻松不起来。

  事实上,一场危机正在温州制造业的各个领域中快速蔓延,周德文,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温州科学管理研究院院长,长期研究和跟踪温州经济发展模式。

  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应该说温州的中小企业现在面临的是一种,属于一种非常困难的一种状况,那么也是可以说用危机来表述,也可以说是比较大的危机,特别是今年春季以后,有一部分中小企业,他就没办法生产。”

  根据温州市中小企业促进会的统计,目前温州共计有30多万家中小企业,那么其中究竟有多少已经或者正面临倒闭呢?

  周德文认为可能有20%左右的企业处于停工或半停工状况。在周德文看来,更加值得关注的是,正在经历危机的不仅仅是温州,在长三角的一些轻工制造业也比较发达的地区,都面临着同样的困境。

  周德文:“应该说我觉得这种危机各地都有存在,长三角地区,因为我经常带企业家去考察,包括在上海周边的几个区,像松江、金山等等,那么这些区域也同样面临着这种危机,包括苏北,江苏北边。”

  在温州的民营经济里,中小企业是最富有生命力的部分,可以说,正是无数生机勃勃的中小企业支撑起了温州制造这块金字大招牌,很多温州当地知名的制造业巨头,像德力西、正泰,虽然如今都身价几十亿、上百亿,但想当初也都是从作坊式的小企业起的家,如今,温州不少中小制造企业都陷入困境,它们到底遇到了什么难题?来听听企业经营者的说法。

  在周大虎看来,温州的打火机企业在一年的时间里倒闭了八九成,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很多企业无法承受原材料涨价带来的巨大压力。周大虎说,温州生产的金属外壳打火机其原材料主要是锌、铜、白金、镍等,而近几年有色金属的价格一路高歌猛进,屡创新高,这使得企业的成本大幅提高,比如这一两年,铜从原来的两万多到现在六七万,涨了两三倍,锌从原来的八九千,现在涨到两三万,有时候三四万。

  尽管原材料涨价了,不过要想把终端产品的价格也随之提高,就不那么容易了,很多企业面临着不涨价等死,涨价快死的状况,温州的企业原来采取的本身就是低成本、低价格的竞争的战略,如果利润一提价,别人没提,那么企业的业务全部会被人吞食掉了,那这个企业就马上没有办法生存了。

  价格不断向上攀升的不仅是原材料,还有劳动力成本,一位服装厂的负责人告诉,他做了十几年的生意,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不好找工人。在温州的每家工厂门口,几乎都贴着招工启示。工人找不到满意的工作,企业大量缺工,这样的怪圈在劳动力密集的地区愈演愈烈,而今年开始执行的新的《劳动合同法》更是给企业提出了新的挑战。

  周德文:“一般的测算,不同行业平均来说,《劳动法》严格执行的话,作为企业会增加15%甚至20%的成本,那么对于企业来讲,他的利润本身就不可能有那么高的利润,作为现在很多的中小企业,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事实上,除了原材料涨价、劳动力成本提高等因素以外,对于众多以出口为主的温州企业来说,人民币升值带来的影响同样很大。

  周德文:“这几年升值的速度比较快,预计今年明年还会升值,在这种情况下,温州的中小企业,它大部分是有外向型的,它有产品出口,通过直接出口或者外贸公司出口,那么通过人民币一升值,对他们来讲,实际上他们的利润空间就都给吃掉了,以前国家的出口退税这些政策越来越滞后,现在的政策也在微妙的变化,这样使得温州的企业面临巨大的压力。”

  在美元持续走低的同时,美国乃至欧洲的消费力也日益疲软。

  早在20多年前,温州人就跑到全国各地谋生,修皮鞋、裁衣服、理发、开饭馆、做钮扣、卖小家电,别人不屑做的事温州人能做,别人吃不了的苦温州人能吃,别人看不上眼的小钱温州人赚。不过,现在温州中小企业仅靠吃苦耐劳、精明能干这些传统优势,已经不足以应付眼下的生存难题了。

  虞文品一家做了将近二十年的电线电缆生意,在这个行业里已经是小有名气,生意也做到了全国很多地方,这让不少人羡慕,不过提起走出温州到外地设厂,虞文品却一脸的无奈。

  虞文品说公司之所以决定到外省设立生产基地,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温州的土地实在是太贵了。现在在温州柳市镇,工业用地一般情况下稍微地段要好一点的话可能要达到60、70万一亩。

  [1][2]下一页

彩妆
最新资讯
自媒体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